人生有許多意外的印記,來得突然,去得難忘。

大年初二,當所有人都在狂歡時,採訪隊伍開始上山。但是因為路不熟,從關西交流道下來往內灣時,我們又迷了路。

大過年的沒有人可以問路,我們突然發現路旁山上有一座宮,車子往山上開去。

導演是一個溫暖的人,山中下著迷濛小雨,他下車往宮中正殿向廟祝問路。此宮香火鼎盛,山中廟宇特別高大,正殿中的佛像也顯得特別莊嚴,心想,開拍不是應該燒柱香祈求保佑,心中還在嘀咕時,事情果真發生了。

一隻黑狗衝向導演,根本來不及回神,只見導演腿上的牛仔褲留下了兩個洞,立即留下血的印記。

當下腦中一片空白,怎麼會發生這種事?

廟祝也發現惹了大禍,急切地要廟工把惹禍的黑狗找來,但這隻狗那裡來的,居然沒有人知道。廟祝也覺得事情太奇,立即包了個紅包,到佛前香爐前過了一過,要求導演把紅包收好,保他一整年平安。

回台北?繼續上山?狂犬病?平安符? 一連串在腦中閃過。但是導演決定繼續上山,我們要拍下這個家第一年沒有父母的團圓夜。那一夜,我們都睡得不好,這個印記是不是要提醒我們什麼?

文/成章瑜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twn2face2007 的頭像
atwn2face2007

水蜜桃阿嬤.官方部落格--一個台灣.兩個世界

atwn2face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Carlton
  • 心成則靈

    我覺得是山陰在測驗導演您的誠意
  • 悄悄話
  • 嘟嘟爸
  • 狗太愛你了

    除了真正的攻擊之外,有時候狗狗會"擦槍走火"玩得太過火而咬傷主人,如果這隻狗跟導演熟識,那可真的是過火了,呵呵。
  • isaac
  • 商業週刊

    近日的新聞,對於商周消費 "水蜜桃阿嬤"一事 . 我觀察 商周這幾年深度的報導 扮演了台灣社會了良知與反省 ,出了商業價值之外 更能回顧社會弱勢,希望商周能主動澄清 , 資深讀者 ISAAC
  • 轉貼潘朝成老師的回應
  • 冷血與矯情的紀錄片寧可不要

    1.楊力州導演在拍攝<奇蹟的夏天>紀錄片時,來花蓮找我時我曾告訴他:過去你從不拍原住民紀錄片,對原住民議題也不關心,也不瞭解原住民的處境, 你應該好好的做功課,如果拍不好而播出後會受到社會批判,包括我。這兩年楊力州導演拍攝原住民紀錄片都和商業財團提供資金有關。

    2. 掌握攝影機就是掌握權力,也掌握詮釋的權力,其詮釋也會被呈現出來。一個受過學院訓練的導演,拍攝巨大的傷痛或困境是可以的,但影片必須成為社會改革與社會進步的動力才會受到肯定。若是一味的渲染阿嬤家裡的自殺事件,但未認真探討自殺的原由未處理社會制度與結構問題,僅一般化的呈現原住民自殺個案議題,那麼已經是刻板化、污名化的原住民族,將可能被貼上自殺族群的標籤,這對長期以來外界對原住民的不瞭解或誤解將更加深。

    3.當一個人在社會上認真努力的打拼,但還是不能溫飽自己或家人而走上自殺的絕路時,這已經不僅僅是個人問題,而是社會制度出現問題,這是紀錄片導演應該知道的。遺憾的是水蜜桃阿嬤紀錄片,僅聚焦在一個家庭的某一部份而已,社區關係、部落關係在片中都不曾被討論,這對自殺家屬與泰崗部落都造成傷害。

    4.原住民不像都市人,樓上樓下互不認識,左右鄰居互不相往來,原住民住在部落裡有一兩百年甚至幾百年的時間,是緊密的生活,關係非常密切。所以紀錄片不能僅一般化來處理,否則就像楊力州自己說的,他理智的去尋覓,為什麼走的人為何要做如此決定。但拍攝過程下來,那個為什麼其實是益發模糊。主導影片故事主軸的導演在這般認知下,如何能拍好一部觸動社會進步的紀錄片呢?

    5.楊力州導演應該向阿嬤與家屬道歉,向泰崗部落道歉,向泰雅族道歉,向原住民族道歉,向社會大眾道歉。

    6.關於紀錄片本身,由於它有污名化原住民族之虞,強力建議商業周刊應立即停止播放,除非加入觀眾可以理解的自殺背後的各個影響呈現。我在音像記錄研究所的老師曾經說: 冷血與矯情的紀錄片寧可不要。潘朝成從未忘記這句話,楊力州忘了嗎?

    潘朝成(木枝.籠爻/噶瑪蘭族) 紀錄片導演 2007.07.11